预计1月当月约使外储增加了50亿美元左右-新闻公关
点击关闭

外汇美元-预计1月当月约使外储增加了50亿美元左右-新闻公关

  • 时间:

北大考研成绩

>> 交易因素:預計耗費外儲360億美元左右。1月美元指數有所回升,較上月末提高0.95%;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由2019年12月末的6.9662升至2020年1月末的6.9300,人民幣對美元升值0.52%。美元指數和人民幣匯率變化方向的背離,表明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達成有助於外匯市場投資者預期的穩定,也反映央行外匯市場操作靈活性的提高。在央行加強外匯管制措施和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背景下,預計1月銀行結售匯順差維持穩定,在20億美元左右。央行為滿足用匯需求和其他干預,預計發生外儲損耗380億美元左右,短期跨境資本流動仍相對平穩。

(一)價值重估:美國國債收益率降低,導致外匯儲備增加112億美元左右,加上應計利息收入42億美元,共導致外儲增加約154億美元

文 伍超明(財信研究院副院長,財富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陳然

因此,當月外匯儲備變動額可以分解為兩大類因素,一是由於經濟主體的交易行為導致外匯儲備的變動,具體包括企業、居民的銀行結售匯和中央銀行在外匯市場上的操作,二是受匯率、價格等非交易因素變動影響導致的外匯儲備變動,即所謂的估值效應,具體是指上一期外匯儲備投資海外債券、股票等資產帶來的收益(以下簡稱價值重估)和由於外匯儲備的計價貨幣對其他貨幣的匯率變化導致的損益(以下簡稱匯兌損益)。由於我國外匯儲備的計價貨幣是美元,所以美元對歐元、英鎊、日元等貨幣匯率的波動,自然會影響我國外匯儲備的增減變化。當然,估值效應數據中可能包括了熱錢進出的變化。

>> 境外機構資產配置效應:約使外儲增加50億美元。2019年12月末股票、債券、貸款和存款餘額達到6.41萬億元,摺合約9206億美元,較2018年底增加1993億美元左右。2019年底境外機構配置的銀行間債券較2018年底增加了約621億美元,2019年12月當月環比提高13億美元。我們預計境外機構配置境內銀行間債券,將使1月當月外儲增加約50億美元。

三、境外機構資產配置效應:約使外儲增加50億美元

此外,還應加上1月份美國國債的應計利息收入,我們預計在42億美元左右(見圖7)。兩項相加,共導致外儲增加154億美元左右。

  正文

投資要點>> 1月外匯儲備較上月增加76億美元至31155億美元,穩定在3萬億美元之上。造成外儲增加的原因有四:一是因企業、居民的銀行結售匯行為和央行在外匯市場上操作等引起的交易因素,預計使1月外匯儲備減少360億美元左右;二是受匯率、價格等非交易因素變動引起的估值效應,使外匯儲備增加約36億美元;三是境外機構配置境內銀行間債券,使外匯儲備增加50億美元;四是預計1月貿易順差為350億美元左右。其中:

根據國家外匯管理局資料,影響外匯儲備規模變動的因素主要包括:「(1)央行在外匯市場的操作;(2)外匯儲備投資資產的價格波動;(3)由於美元作為外匯儲備的計量貨幣,其它各種貨幣相對美元的匯率變動可能導致外匯儲備規模的變化;(4)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關於外匯儲備的定義,外匯儲備在支持『走出去』等方面的資金運用記賬時會從外匯儲備規模內調整至規模外,反之亦然」。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的相關資料,我國持有的外匯儲備資產主要包括美元、歐元、日元、英鎊和一些發展中國家的資產。由於我國外匯儲備的計價貨幣是美元,將非美元資產兌換為美元將產生的匯兌損益,會對我國外匯儲備產生影響。

  以上分析由于统计数据缺失原因,均为估算数据。

2017年以來,隨着中國加大金融市場的開放力度,境外機構和個人持有的境內人民幣資產出現持續提高。2019年12月末持有的股票、債券、貸款和存款餘額達到6.41萬億元,摺合約9206億美元,較2018年底增加1993億美元左右,越來越成為影響外匯儲備的重要變量之一(見圖9)。在人民幣金融資產中,境外機構對銀行間債券和股票的配置較為積極,如2019年底配置的銀行間債券較2018年底增加了約621億美元,12月當月環比提高13億美元(見圖10)。限於數據的及時性,我們這裏只能估算境外機構配置境內銀行間債券對外匯儲備的影響,預計1月當月約使外儲增加了50億美元左右。

事件:2020年1月末,中國外匯儲備31155億美元,較2019年12月末增加76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加276億美元(見圖1)。以SDR計,1月末我國外匯儲備為22626億SDR,較上月增加151億SDR。

外匯儲備所投資資產的價格變動,自然會對外匯儲備總額產生影響。考慮到數據可獲得性以及美國國債在我國外匯儲備中佔比達1/3左右的現狀,我們據此分析美國國債價格變動對我國外儲價值的影響。2016年11月-2019年11月份,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月均約為11333億美元。2017年下半年以來,我國持有的美國國債金額比較穩定,但從2018年三季度起,持有的美國國債有所減少,2019年11月小幅減少至10892億美元(見圖5)。2020年1月末美國1年期以上國債收益率環比降低約0.34%,假設2019年12月~2020年1月份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為11000美元,通過估算,發現美國國債收益率的降低,導致國債價格上升,使我國外匯儲備增加112億美元左右(見圖6)。

除了上述兩方面的因素外,隨着我國金融市場開放程度的加大,境外機構持有越來越多的人民幣金融資產,如2019年末股票、債券、貸款和存款餘額,分別達到1673、2486、1343和1538億美元,較2018年變動1340、756、-151和201億美元。境外機構人民幣資產配置的變動,也將影響國內外匯儲備的波動,我們將這種影響稱之為境外機構資產配置效應,作為第三大影響外匯儲備變動的因素。考慮到數據的及時性和其他因素,本報告僅估計境外機構配置國內債券資產行為對外儲變動的影響。

2019年12月末、2020年1月末美元指數分別為96.45和97.36,1月環比上升0.95%(見圖8)。通過估算,我們發現由於美元匯率波動導致1月份我國外匯儲備減少118億美元左右,即匯兌損失118億美元左右。

  由于中央银行在外汇市场上的干预操作数据无从得知,所以我们只能大概估计。1月中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人民币升值预期增强,预计当月央行干预力度有所减弱,大概在380亿美元左右(见图4)。如果加上反应资本项下资金流出的结售汇逆差,预计交易因素导致外汇储备损耗量可能在360亿美元左右。

>> 非交易因素(即估值效應):預計使外匯儲備增加36億美元左右。一是價值重估(指上一期外匯儲備投資海外債券、股票等資產帶來的收益),1月美國國債收益率環比降低0.34%,債券價格上漲,預計導致我國外匯儲備增加112億美元左右,加上國債應計利息收入約42億美元,外儲共增加約154億美元;二是匯兌損益(指外匯儲備的計價貨幣美元對其他貨幣的匯率變化導致的損益),1月美元指數環比上升0.95%,導致非美元資產兌換為美元時產生匯兌損失,預計使我國外儲減少118億美元左右。價值重估和匯兌損益效應共使我國外匯儲備增加36億美元。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明察宏觀。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1月美元指數有所回升,較上月末提高0.95%,但1月末人民幣匯率小幅升值,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由2019年12月末的6.9662升至2020年1月末的6.9300,人民幣對美元升值0.52%(見圖2)。美元指數和人民幣匯率變化方向的背離,表明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達成有助於外匯市場投資者預期的穩定,也反映央行外匯市場操作靈活性的提高。在央行加強外匯管制措施和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背景下,我們預計1月份銀行結售匯順差將維持穩定,在20億美元左右(見圖3)。

美元指數用來衡量美元對一攬子貨幣的匯率變化程度,即通過計算美元對選定的一攬子貨幣匯率的綜合變化率,來衡量美元的強弱程度。由於其選定貨幣中包含了我國外匯儲備資產的主要計價貨幣,即英鎊、歐元、日元,因而美元指數的變化將對我國外匯儲備形成匯兌損益。

  二、非交易因素(即估值效应):美国国债价格上升,名义美元指数上行,两者共计使我国外汇储备增加36亿美元左右

從短期看,影響我國企業和居民銀行結售匯行為的原因,主要是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的變化。通過比較美元兌人民幣匯率與企業居民的銀行結售匯差額的歷史數據,我們發現,美元兌人民幣匯率越高,銀行結售匯逆差越大。

一、交易因素:預計耗費外儲360億美元左右,其中銀行結售匯順差約20億美元,央行為滿足用匯需求和其他干預導致外儲損耗約380億美元

  (二)汇兑损益:美元指数上升导致我国外汇储备减少约118亿美元

今日关键词:吉卜力美术馆停业